先锋物流网_让距离不再遥远

让距离不再遥远

“机场快递”何以撇清趁火打劫之嫌

更新时间:2019-10-21 08:06点击:

目前,首都机场正在试点的旅客禁带物品快递业务。但旅客指出按北京快递行业收费情况,机场对禁带物品收取3公斤以内物品同城20元一件,其他城市100元一件的费用偏高。对此,机场方面回应,目前的违禁物品快递定价是试运行,将在听取意见后改进。 有些物品上不了飞机,这是民航的规定。上不了飞机的物品似乎只能丢进民航的小盒子里,因为机场卖饭卖菜就是不卖快递——于是每家机场的“百宝箱”里都多少攒着些打火机、面霜、浴液、防晒霜、化妆水等物品,其中不乏昂贵的打火机、瑞士军刀、高档化妆品。在物流业成为国民经济朝阳产业的背景下,违禁品在机场弃之如敝屣的命运确实有些滑稽。 虽后知后觉,亲爱的机场终于嗅到其间的商机。比如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试点推出旅客禁带物品快递业务,据说这一业务今后将在首都机场3个航站楼全面展开。机场方面的说法是“缓解这些旅客的燃眉之急”,但如果在兴奋之余品读一下这份快递价目表,就会发现,所谓“缓解旅客燃眉之急”的说法,终究是牟利高速上的一小片浮云:北京同城的价格为20元一件,其他城市100元一件。 在同城快递五六元、国内快递基本不超二十元的背景下,“机场快递”如此狮子大开口,着实“勇气可嘉”。事情其实很简单,所谓“机场快递”,从姓名上分析——它不姓“快递”,而姓“机场”。 首都机场相关人士表示,目前的定价是根据市场总体情况得出的,由于正处于试运行阶段,将在听取意见后改进。你当然很难理解“市场总体情况”究竟是个“神马”情况,但有一些情况是摆在脸上的:机场天高皇帝远,属于天然的卖方市场,只要你有需求,只要这个市场是垄断经营,你只有掏钱的份儿。没有自由竞争,当然就没有竞价机制;没有公平竞价,垄断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去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王康就提交了《关于制止机场餐饮场所暴利行为的建议》,呼吁遏制机场暴利行为。尽管这些年,不少机场在终结餐饮暴利上下了些功夫,但与“机场”关联的收费项目中,暴利的影子仍甚为嚣张。机场成了市场经济外的一块孤岛,公共品属性丧失已尽,每个细胞都洋溢着打劫的味道。机场究竟是谁的机场?机场类收费如何监管?其暴利分成中权力获租几何?此类问题,令人浮想联翩。 退一步说,机场快递价格高一点,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要紧的是,机场快递业的门槛会不会看人下菜单?如果民营快递都能无碍地进入机场物流参与运营,那么,“机场快递”价高质优也合情合理,反正普通消费者还有选择价廉物美的权利。怕只怕制度逼着人别无选择。就此而言,“机场快递”要想撇清趁火打劫的嫌疑,降不降价格无所谓,只要不一手遮天、独霸市场就OK。 来源:江淮晨报 凡本网站注明“来源:×××”的作品,均系转载其他媒体或机构,转载目的是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