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2013(年中)沿海大宗散货水运形势报告

发布时间: 2019-10-22 18:32

上半年市场形势

上半年,全球经济持续疲软,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受此影响,中国经济增速回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18855亿元,同比增长7.7%,增速同比减缓0.4个百分点。

水路货运量增速继续下滑。1—5月,全国水路货物运输量和周转量分别为19.3亿吨和32533亿吨公里,同比分别为+6.6%和-0.3%,分别下降2.8和11.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港口内贸货物吞吐量29.8亿吨,同比增长9.2%,上升0.6个百分点。

散货运力过剩格局未根本改善。运输市场行情继续探底,运价呈现波动下行态势,综合运价指数一度降至2001年发布以来的最低值。截至6月2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散货)综合运价指数平均值为1046.46点,同比下跌7.6%。

需求

煤炭

煤炭需求继续显现放缓迹象,水运货源增速平稳下滑。据有关方面数据,1—5月,全国煤炭产量同比下降2.8%;铁路煤炭发运9.53亿吨,同比下降3.7%;主要港口煤炭发运2.64亿吨,同比下降1.1%;煤炭进口1.36亿吨,同比增长20.9%。

进口煤炭冲击内贸运输市场。上半年,全国煤炭进口量约为1.59亿吨,同比增长13.3%。今年以来,煤炭进口同比增幅呈两位数增长,1月份增幅甚至超过50%。与此同时,今年中国煤炭市场完全实行市场化后,内贸煤价阴跌不止。截至6月19日,环渤海动力煤价跌至607元/吨,再创三年来新低。在进口煤“大兵压境”、国内煤炭需求不振的情况下,国内煤炭运输市场形势进一步恶化。

内贸煤炭发运量小幅萎缩。交通运输部水运局快报统计,1—5月,全国主要港口内贸煤炭发运量完成2.6亿吨,同比下跌0.1%;沿海主要港口内贸煤炭发运量累计2.5亿吨,同比上涨0.6%。北方煤炭发运重心继续向黄骅港、唐山港转移,两港内贸发运量同比分别增长17.8%和22.8%;秦皇岛港发运量继续萎缩,同比下跌2.5%;青岛、日照、连云港等港的内贸煤炭发运量不断缩减,三港内贸煤炭发运量累计仅为700万吨,同比下降13%。主要内贸煤炭接卸港口中,上海港因周边电厂倾向采购内贸煤炭,内贸煤炭进港量同比增长4.8%,上升11.4个百分点;宁波港域以及广州港内贸煤炭进港量同比分别下降1.5%、2.1%。

煤炭库存维持高位。上半年,受用电需求整体疲软影响,日耗较低,六大电厂库存高企,平均处于1500万吨以上高位,电厂库存可用天数超过20天。春节假期后电厂库存最低位时煤炭库存可用天数也未低于15天。

同时,受下游需求疲软、铁路运力增量影响,港口煤炭港存压力也突出显现。截至6月23日,环渤海四港煤炭库存已增加至2022.5万吨。除发运港外,近年来由于进口煤的大量涌入,南方港口煤炭库存量也直线上升。以防城港港为例,2011年底为400万吨左右,至今年6月已达620万吨,直逼秦皇岛港存煤数。

铁矿石

今年,中国钢铁企业生产依旧维持较快增长步伐。在当前钢价未触及现金成本的情况下,新增产能释放较快。1—5月,国内粗钢、钢材和生铁的产量分别为3.25亿吨、4.26亿吨和2.99亿吨,同比分别增长8%、10.8%和6.1%,分别上升5.8、4.5和3.5个百分点。

进口铁矿石增速下滑。上半年,全国经济回暖程度低于预期,1—5月中国PMI平均值仅为50.6%,同比下降1.1个百分点。钢铁市场需求增长相对较缓,市场供大于求格局加剧。然而钢厂并没有放缓生产步伐,1—5月中国粗钢日均产量高达202万吨。高企的钢材生产量对进口铁矿石接卸量的持续增长形成支撑。据统计,1—5月,沿海主要港口进口铁矿石接卸量3.34亿吨,同比增长4.0%。

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微利的格局使得贸易商观望情绪浓厚,主要钢厂也多按需采购,采用低库存的策略,一定程度限制了耗量对进口铁矿石的拉动效应。1—5月,沿海主要港口进口铁矿石接卸量增速同比有所放缓,下滑7个百分点。除日照港外,进口铁矿石主要港口接卸量增幅均有所萎缩,唐山、天津、青岛、连云港、上海港、宁波-舟山等港同比分别下滑21.2、17.2、7、15.9、27和13.7个百分点。

二程矿运输延续增长态势。随着近年远程进口铁矿石的不断增多,运输船舶大型化趋势明显,使得接卸港逐步向天津、青岛、宁波等深水港口转移,推动沿海二程铁矿石转运量持续增长。同时进一步释放的产能及高企的耗量也对二程矿的运输需求形成有力支撑。1—5月,主要内贸铁矿石发运港中,除宁波-舟山港、连云港港发运量因铁矿石贸易及其进口量萎缩而出现缩减外,大连港、青岛港,日照港、上海港内贸发运量同比分别增长29.9%、62.8%、118.2%、19.1%。

港口库存回归理性水平。进入2013年,一方面,下游钢铁产量居高不下,旺盛的原料需求使得钢厂提货速度加快;另一方面,受天气以及长假因素的影响,铁矿石贸易与运输业务受阻,矿山供应短期趋紧,到港资源受限。在双重压力影响下,铁矿石库存延续去年年末下滑的态势。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一度下降至3月8日的6654万吨,创下近三年最低水平。4、5月份,进口矿石贸易逐步回稳,下游钢材价格下挫,严峻的经营情势使得钢厂纷纷采用谨慎的采购策略,港口库存略有回升。整体来说,上半年港口铁矿石库存较往年同期明显下行。6月21日,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7248万吨,同比下降约2500万吨。

油品

1—5月,中国原油产量8619.4万吨,同比增长2.7%,上升3.7个百分点;原油加工量19728万吨,同比增长2.9%,上升0.2个百分点。其中,汽油产量4081.8万吨,同比增长14.1%,上升6.8个百分点;柴油产量7162.6万吨,同比下跌0.5%,回落3.2个百分点。

油品市场供给充裕,需求总体依然平淡。1—5月,原油表观消费量18366万吨,同比下跌9.3%,去年同期为增长5.9%。受经济发展趋缓影响,市场原油表观消费量下降明显,导致原油需求量减少。国际能源署6月12日表示,中国今年的原油使用量将略低于此前的预期,日均原油需求增量为36.5万桶,增长3.8%,较一个月前的预期减少1.5万桶。而美国能源情报署6月11日也下调了2013年中国原油需求展望,由5月份的预期增幅为4.4%,下调为日均需求量增长42万桶,增幅为4.1%。

1—5月,中国原油进口11599.7万吨,同比下跌2.0%,而去年同期为增长11.1%。累计进口金额915.3亿美元,同比下降9.1%。港口原油生产总体平稳,传统原油接卸港吞吐量下降。

主要港口吞吐量稳中有跌。北方港口原油吞吐量在日照和营口港增长带动下,总体状况好于华东、华南港口。分港口看,大连港、天津港、秦皇岛港小幅下跌,青岛港表现平淡,日照港延续一季度迅猛增长态势。

随着日照—仪征和日照—东明输油管线相继投入使用,经日照港进口的原油数量快速增长,1—5月该港原油外贸进港量为1149.1万吨,同比增长89.6%,吞吐量1346万吨,同比增长92.0%,鲁南地区最大的石化运输基地雏形正在迅速形成。营口港吞吐量增长幅度达到12.0%。天津港由于燕山石化炼厂原油加工量计划减少,1—5月原油吞吐量增幅较一季度减少4.7个百分点。青岛港得益于齐鲁石化检修结束复产,原油加工量环比出现大涨,带动港口吞吐量回升。

1—5月华东主要港口原油吞吐量继续下跌。其中,宁波-舟山港转跌为平;南京港跌幅小于一季度;上海港跌幅继续增大,跌幅达32.9%。

原油内贸出港量下降。随着石化产业布局、港口航道条件的不断完善,沿海港口原油码头泊位和管道运输的发展,原油直达运输增加,通过港口水运中转的原油量日益萎缩。由于去年新开通管道对水运中转影响效应减弱,沿海主要港口原油内贸出港量虽仍呈下跌态势,但跌幅较去年同期明显收小。据快报统计,1—5月进口原油中转量同比减少约15%,而去年同期跌幅为40%。

陆产原油下水量下跌,海洋油运量回升。1—5月,通过秦皇岛港下水至大连港的陆产原油数量下跌,共完成近160万吨,同比减少约14%。随着海油蓬莱19-3油田恢复生产,海洋油发运量回升,1—5月,海洋原油发运量同比增长约17%。

运价

煤炭

煤炭运输市场运价呈波动下跌态势。截至6月2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煤炭综合运价指数平均值为677.10点,同比下跌12.6%,跌幅继续扩大。其中,秦皇岛至广州和秦皇岛至上海两条航线的市场平均运价分别为35.7元/吨和27.1元/吨,同比分别下跌17.8%和19.5%。

煤炭供需环境低迷。环渤海动力煤价格的持续走低让下游消费企业持观望态度。只在春节长假后,由于工厂陆续开工、运力部分封存给煤炭运输市场带来利好,运价一度小幅上涨,秦广线、秦沪线分别攀升至37.4元/吨和29.1元/吨。4月以来,下游电厂日耗煤量下滑,工业耗电需求尤其低迷,下游卸港长期处于饱和状态。主要煤炭发运港口锚地待装船舶数量减少,滞留等货船舶数量明显增加。原本具有提振效应的大秦线检修工作和“迎峰度夏”的储煤季均无法撼动当前电力需求不振的窘境,国内煤炭需求疲软。5月份,雨季水电增多,淡季消费特征逐步凸显,加上进口煤的冲击,运价一路下滑,6月21日,秦广线、秦沪线报价分别为34.1元/吨和24.4元/吨,为年内最低,其中秦沪线已跌至指数发布以来最低点。航运企业经营困难,亏损严重,部分船东为保证资金周转不得不低价拉货,运价继续下滑,再度逼近“停船”线,沿海运输的“寒冬期”仍在继续。

金属矿石

上半年,沿海金属矿石运输行情呈量涨价低的尴尬态势,二程矿运输需求的增长依旧无法改善市场运力供过于求的现状,同时煤炭运输市场的低迷也对金属矿石运输市场持续施压。除了3月份因天气回暖、工厂开工率恢复以及煤炭运输需求回暖使得市场出现一波短暂的小幅上扬行情外,沿海金属矿石市场运价基本徘徊于历史底部位置。截至6月2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沿海铁矿石货种运价指数平均值为869.85点,同比下跌10.7%。

成品油

今年国际原油价格波动激烈,国内成品油价格3月27日起实施新的定价机制,调价周期由22个工作日缩短至10个工作日,取消了挂靠国际市场油种平均价格波动4%的调价幅度限制,同时适当调整了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市场原油品种。因此,国内成品油调价频繁,但总体幅度不大。

成品油运输市场运力过剩,船舶滞港时间长,库存满,运输需求总体疲软。1—4月,成品油下海量同比表现尚稳定,但5月份下海量急剧萎缩,同比下跌近30%。5月份下海量急剧下挫的主要原因是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销售思路改变,以销定运。而受经济及油价频繁波动影响,贸易商进货谨慎,交易冷清,市场货源少之又少,两大集团下海量随之减少,成品油运价下跌。6月2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沿海成品油货种运价指数报收1223.72点,较年初下跌3.9%。

下半年市场展望

需求走势

煤炭运量持平或微幅增长

今年中国发电装机容量预计在12.3亿千瓦,新增机组规模中,火电约4000万~4500万千瓦,同比下降500万~1000万千瓦。发电结构继续调整,新建新能源发电机组增长迅速。预计全年新增水电2400万~2700万千瓦,继续创历史新高;风电1400万千瓦,与上年基本持平;太阳能发电200万~300万千瓦。

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超过5.5%。考虑到水电厂蓄水情况较好将有利于保证汛前水电生产,但汛期及汛后水电情况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同时下半年新政逐渐对经济产生影响,将使电力消费进入增幅提高时期,国家能源主管部门预计今年全国用电量增速在6.5%左右。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重,第二产业用电增速预计仍保持较低水平。第三产业和居民生活用电则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全年火电量增速有所放缓,增幅在3%~5%。

煤炭产量经历了一个快速增长的过程,从2001年的11.6亿吨增加到2010年的32.4亿吨,平均年增长率为17.9%。去年中国产煤36.6亿吨,约占世界总量的46%,产能过剩问题开始凸显。

由于煤炭产业对当地政府的重要性,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一些省份正在逆势扩张煤炭产能。如根据山西省煤炭厅最新数据,今年山西计划完成煤炭固定资产投资1500亿元,建成竣工150座矿井,新增煤炭产能1.2亿吨。而从全国来看,由于此前在建煤矿规模很大,加上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矿井改造之后的产能释放,使得“十二五”期间煤炭产能过剩的压力非常大。预计今年全社会煤炭库存将约有5亿吨剩余。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环渤海5500大卡/千克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一路阴跌,从去年初的797元/吨降至今年年中的596元/吨,为历史最低值,降幅超过25%。受此影响,煤企的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前2个月,营业收入在500万元以上的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34.86%,部分大型企业出现亏损,亏损企业的比例从去年同期的18%上升至23%。

进口煤对于用户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价格优势。澳大利亚5500大卡动力煤6月份到岸价涨0.5美元,报83美元/吨,加上增值税以及折算汇率,约为600元/吨。而基本同质的煤炭从北方港到南方港的到岸价约在640元。这样的价差无疑使得进口煤对沿海区域的电厂具有很大吸引力。由于进口煤价格优势明显,加上运费到达上海也相对便宜,进口煤已经开始向华东及长江地区辐射。

1—4月,全国累计进口煤炭1.1亿吨,同比增长25.6%。由于电力负荷不足,用户不需要通过高热量的煤炭发电,低发热量煤价格低廉,每大卡价格不到0.01元。去年国电消耗2.2亿吨煤中,1000多万吨直接来源于进口,今年计划增加至3000万吨左右。与进口煤大量涌入相配套的,华南沿海地区的主要电厂都对锅炉进行改造,以对进口煤进行掺烧,甚至个别电厂将锅炉改造成单烧进口煤。国内电厂对进口煤的依赖度逐渐提高。今年煤炭进口量预计增加约6000万吨,达到3.5亿吨。

进口煤炭是否会长期冲击市场还存在不确定性,国家能源局拟出台《商品煤质量管理办法》,以限制低热值煤炭进口,并对进口商设定准入门槛。这一管理办法一旦实施,无疑会极大影响进口煤市场,减少进口煤数量,特别是劣质低卡煤炭将被禁止进口。

从沿海电煤运输的来源地看,供应对象主要是华东和华南地区。“北方七港”煤炭发运量占沿海煤炭水运总量的比重较大,近两年该比重已超过90%。1—5月,沿海主要港口内贸煤炭发运量累计完成2.5亿吨,“北方七港”共完成内贸煤炭发运量2.4亿吨。考虑到今年煤炭运输市场需求整体疲弱,水电充沛且进口煤大量进入市场,预计沿海煤炭全年总发运量不超过6亿吨,较上年持平。

铁矿石运输需求或稳步增长

矿石供应产能过剩,随用随购模式或将成为主流。在日前举行的“2013年中国铁矿石会议”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新创表示,预计中国今年的铁矿石需求量将增长5.7%,增速相对较低。与需求增速放缓相对的是,全球铁矿石产能在迅速增长。尽管今年三大矿山扩产增速相对有限,但新兴矿山却加快了崛起的步伐,预计全球铁矿石产能将增加1亿吨,远远大于需求的增速,铁矿石有望出现供过于求的行情。

当前贸易商观望情绪浓厚,主要钢厂也多采用按需采购的低库存策略,一定程度限制了对进口铁矿石的拉动效应。

预计今年进口铁矿石呈现小幅增长态势,约为7.7亿吨。沿海铁矿石运输继续增长,二程矿运输有望呈现前低后高态势,全年沿海铁矿石运量继续小幅增长。

运力供给

由于近两年抄底造船导致的运力过剩对市场冲击较大,因此在2011—2012年新船集中交付后,船东不再急于订造新船,从上半年船厂的交付情况来看,今明两年的新增运力增速明显放缓。据悉,各大船东均有意推迟订造计划,且由于市场持续疲弱,有一部分新造船甚至滞留船台。

主要上市公司中,一部分将继续通过出售部分船舶获取短期现金流,减轻企业负债压力,争取生存机遇;另一部分将继续通过拆解旧船、建造新船等方式不断优化运力结构,降低平均船龄和提升船舶质量。中海发展去年下半年后共交付53艘船舶、471.82万载重吨,其中今年将再交付15艘、106.54万载重吨,船舶交付速度居沿海运输企业之首。但大部分船舶订单都是在2007年和2010年签订的,去年新签订的订单只有1份,包含2艘4.75万载重吨散货船,预计9月底之前交船。长航凤凰近几年大量出售船舶,船舶订单交付量也大大缩减。截至去年上半年,未交付船舶订单约10艘、约51.1万载重吨,其中今年将再交付3艘、11.8万载重吨。宁波海运和中昌海运的半年报中尚没有新增订单以及今年预计交付的情况,中昌海运开始转型进军船舶疏浚业市场。

综合预计,今年中国沿海干散货船运力增速将明显放缓至5%~8%。随着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中国沿海干散货运力过快增长的势头已得到初步遏制。但由于前期积累的船舶数量较大,因而市场总体运力仍将继续保持高位,运力过剩局面继续存在。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