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综合新闻

“大三通”背景下的两岸物流业走向

发布时间: 2019-10-21 07:26

自2008年12月15日至今,海峡两岸经贸合作关系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海峡两岸空运协议》、《海峡两岸海运协议》、《海峡两岸邮政协议》和《海峡两岸食品安全协议》四项协议正式生效,标志着“两岸直接三通”正式开始。

海峡两岸经贸合作标志着“两岸直接三通”正式开始

据商务部统计,实施“大三通”五年以来,两岸直航港口、空中直航点分别达85个和73个,累计完成客运量780万人次、货运量3.1亿吨、集装箱运量约880万标箱,其中旅客和集装箱运量年均增幅超过了12%。经初步统计预测,海上直航大约每年可减少运输时间11万小时,节省15%至30%的商品流通成本。年均累计节省费用约1.2亿美元,节约燃油消耗7万多吨,减少碳排放量近21万吨。“大三通”使两岸物流效率明显提升,给两岸企业和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直接经济效益。笔者对两岸物流业的发展状况进行评估、分析与探讨,提出海峡两岸物流业发展的走向及基本框架。

改善体制环境 提高运营效率

两岸物流涉及港务、交通、海事、海关等部门和两岸航空、海运、公路运输等公司,对两岸物流升级的科学建议:

强化协调职能,简化监管程序。在双方政府职能部门充分磋商的基础上,对直航船舶实施便捷的检验检疫和监管措施。简化监管程序,促进两岸经贸交流和人员往来,确保两岸贸易健康快速发展。以构建“海西”综合物流体系为契机,充分利用海上直航有利条件,通过优化集装箱班轮运输、邮轮运输等航线,推动两岸航运企业战略合作联盟的建立,联手打造两岸的海运业,深化两岸“大三通”改革,向“全通、畅通、联通”水平升级。

加强统筹监管,规范竞争秩序。应鼓励海峡两岸港航企业科学规划、统筹协调,避免不正当竞争,对违规行为实施必要的经济和行政处罚。适当调整管理措施,改善运力结构。行业主管部门应积极支持、引导直航企业联合重组,优化物流结构,积极调控物流市场,提高物流业的抗击风险能力。

强化两岸交通合作,保障陆海空联运有序运行。双方应逐步推动实施两岸机动车辆通过随客滚船上岸互通行驶、陆海空联运的措施,简化港区内甩挂运输与车辆运营及火车轮渡程序。具体来说,一是推进两岸间船舶技术标准规范的衔接,推动两岸在海上安全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二是加强两岸海运市场经营秩序监管,维护两岸船舶公司的合法权益。三是积极协调两岸之间、内陆与沿海之间的通关和口岸关系,实行“信息共享、监管互认、执法互助”等方面的合作,形成协同高效的口岸工作平台。

推行“循环经济”,减少成本投入。两岸经济区域所面临的物流成本瓶颈应从“循环经济”方面突破。坚持开发与节约并重的原则,在充分发展现代化物流园的同时,更要重视科学合理布局和节能减排的观念。将“再利用”作为物流行业发展的出路,在引进先进的物流设备与技术的同时,充分利用两大经济区在航空、航海、高速公路运输的优势,增加货物运输量、装卸量、周转量,缩短平均运程、周转时间,减少资源成本的投入。彻底改变低效经营方式,推动海峡两岸经济高效、快速发展。

实施监管“色牌”制,提升企业诚信度。两岸物流业战略联盟要逐步健全诚信管理制度,如客户资信管理制度、内部授信制度、债权保障制度、应收账款管理制度、合同管理制度等。同时实行企业信用分级制度,及时记录物流企业在金融机构、工商税务、财政、质检、环保、公安、海关、消费者协会等各有关方面的重大不良信用。结合该“记录”,由监管部门推行“黄牌警告”和“红牌驱逐”制度,将诚信度低的物流企业驱逐出两岸物流市场。打造示范性龙头企业,优化物流环境,促进物流和谐畅通发展。

发挥福建港口优势,打造中转基地。建立福建省各港口与大陆其它区域港口之间的合作联盟。针对大陆开放的诸多直航港口因货源不足而带来的发展困境,可以利用闽台之间“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连、商缘相通”的优势,将这些港口的货源通过内贸航线与闽台直航航线衔接的方式运输,将厦门港建设成为大陆与台湾间集装箱运输的中转枢纽基地。

推进标准化建设 提升管理水平

随着第三方物流的快速发展与第四方物流的兴起,物流行业分工更加精细、内部协作更加紧密。在全球物流业整体呈现出规范化、规模化与网络化的背景下,要求两岸物流产业在电子技术化合作的基础上,加强物流标准化和物流网络化的建设。

第一,构建物流标准的规范化模式。从微观角度看,两岸企业间物流合作要在供应链物流分工的基础上,对企业内部供应链中的各个环节的管理和技术标准进行标准化改造。通过互联网、电子技术等现代化工具,加强企业内部以及两岸各行业内的物流标准化建设。

从中观角度看,各区域地方政府部门应在规划区域主导产业发展的同时,重视和鼓励对相关物流的标准化设施建设和研究,通过以产学研共同商讨、会展等形式,促进两岸物流与国际接轨。

从宏观角度看,大陆方面应借鉴台湾地区或其他国家先进的物流监管经验,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整合工商、税务、海关、交通等物流产业监管部门的监管政策、法规以及行业标准,尽早形成一套符合国际标准的物流软件和硬件标准化体系架构,为两岸现代物流产业合作乃至规模化发展提供政策法规层面的依据。

第二,推进物流服务的网络化进程。物流网络化建设是对两岸物流产业更高水平上的要求,包括国际物流网络、区域物流、城市物流、企业物流等众多子系统的建设。物流网络化建设主要以两岸沿海港口、机场等物流节点合作为起点,打造区域物流中心,加强东西部城市间物流联系,进而向周边地区辐射,最终实现两岸物流体系网络化。两岸物流产业网络体系的建设,不仅要求加强物流基础设施建设,而且要实现两岸现有物流网络的重组与资源共享。这不仅涉及物流产业本身,还涉及相应金融市场的物流融资、地方政策和市场环境等诸多因素。这是两岸物流产业从功能性合作到制度性整合的发展过程,具有长期性和渐进性的特征。

第三,加强物流管理的信息化建设。两岸各大物流企业应积极引进先进的管理模式及国际通用的技术标准,加强在运输、仓储、信息等领域的应用研究,提高运作效率的装备与技术水平,以实现企业运营成本的下降与管理模式的更新。同时,将货物跟踪系统、二维码技术、射频识别技术、EDI技术、全球卫星定位技术、地理信息系统技术、仓库管理系统(WMS)和运输管理系统等现代物流技术手段引入企业的配送环节,快速、有效、自动地采集仓储流通各环节的数据,实现远程监控管理。

实施优势互补战略 促进深度合作

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两岸经济贸易改革的不断深化,两岸经济进入系统性、深层次的交流、互动、融合阶段。海峡两岸的物流交流与合作是互利互惠的共创之举,必然会推动双方经济、科技以及社会其他各项领域的蓬勃发展。主要表现为:

友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两岸物流业合作发展是两岸物流业发展的共同需求。就海峡两岸物流产业优势比较来看,大陆地区物流企业在市场资源、人力等方面占有优势,而台湾物流企业则在资金、技术、市场管理等现代物流要素方面占据优势。例如,在集装箱运输方面,台湾地区在集装箱装卸、分拨和物流配送等方面具有较为成熟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虽然两岸物流业发展在自然资源、土地成本、场地租金成本、劳动力成本、物流技术等方面不尽相同,但是优势各自存在。两岸物流业存在明显的差异,然而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双方具有较大的合作发展空间。

引进台湾先进管理模式,实现两岸物流整体提升。利用市场手段提升两岸物流及相关产业的发展能力。目前,台湾地区传统的仓库、运输和海空运货代等业务逐渐向现代物流营运模式转型,仓储、理货与搬运等物流设备正在朝着自动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台湾地区在食品和饮料的物流配送技术和物流中心的建设方面,已经达到了相当成熟的阶段,在快速宅配、常温与低温作业仓储、共同配送及搬运四大服务体系方面达到了与国际接轨的较高水平。通过两岸物流合作,台湾可以扩大内需市场,大陆可以吸收台湾的国际管理及营销经验,两岸物流可以进一步降低生产、仓储及信息传送等成本,整体提高物流绩效,增强两岸物流的国际竞争力。

有效整合,实现资源配置最优化。农业产销、食品加工、物流中心、多温共配等企业,透过两岸紧密合作,串接成为完整的物流产业链,更重要的是解决目前两岸运输许可、通关、检验检疫等容易“掉链子”的环节,使两岸物流产业快速、协调、有序发展。下一步,两岸应切实加强协商,建立健全交通运输各领域的合作机制。具体来说:一是着力加快推进直航联通进程,逐步实现两岸多种运输方式的“无缝衔接”;二是积极拓展两岸海运合作,加强航运产业链深度融合,进一步发挥海运的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作用,更好地服务两岸社会经济发展;三是扩大两岸交通运输领域相互投资和市场开放程度;四是逐步完善海上安全应急体系,不断提高海上直航的安全监管力度和应急保障能力;五是建立数据共享机制,通过便捷化、信息化、科学化的交通来实现两岸物流业的双向畅通发展。通过“一票到底”、“门到门”和“全程物流”等方式,实现两岸物流业的深度畅通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继续阅读